马克思主义学院
 
精品课程建设
《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概论》
《中国近现代史纲要》
《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概论》
《思想道德修养与法律基础》

更多>> 友情链接
发展高科技农业是防范农业风险的根本途径

 

PB01206095  李韦伟

 

引言:建国后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农业有了巨大发展。但是,中国的农业问题尚未从根本上得到解决,农业风险尚存,农业依然是高风险农业。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我国农业都将受到资源风险、自然风险和市场风险的严重困扰。防范农业风险,保证农业的安全,已经成为中国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的一项重大的历史性课题。防范农业风险,必须依赖于一套完整的农业风险防范体系,高科技农业则是防范农业风险的根本出路,我们如果不是停留于常规技术的渐进,而是乘新技术革命浪潮之风,发展高科技农业,将会有效防范和化解农业风险,推动农业的跨越发展。

中国农业经历了多灾多难的历史,新中国的诞生,把中国的农业推上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农业获得空前的大发展,实现了两次伟大的历史转折:一是从1949年到1978年,半封建半殖民地的农业和农村演变为社会主义的农业和农村;二是改革开放以来,农产品供给由全面短缺走向相对过剩,农民们从总体上摆脱了贫困,迈上了小康之路。但是中国的农业问题未能从根本上得到解决,农业依然是高风险产业。从历史上看,中国农业取得的历史性突破,都是依靠农业科技进步作支撑的,放眼世界,农业风险问题解决得好的国家,无一例外的也是农业科技发达的国家,可以说,高科技农业是防范农业风险的根本出路。

一、农业风险的含义及中国农业面临的风险

(一)农业风险的含义

美国学者海恩斯(haynes)于1885年就给“风险”作了权威性的解释。他说:“风险一词在经济学中和其他学术领域中并无任何技术上的内容,它意味着损害的可能性”(顾镜清,1993),A.U.威雷特于1901又作了进一步的阐释,指出:“风险是关于不愿发生的某种事情的不确性之客观体现”(王巍,1981)。由上可知,“风险”具有“不利性”,它一旦发生,就会对相关主体造成危害。

农业风险作为风险的一种类型,是指在农业生产或经营过程中灾害或损失发生的可能性,农业风险除具备风险的一般特性外,还有其自身特点:(1)自然性。农业生产的过程就是人与自然界打交道的过程,自然灾害对农业生产的影响是普遍存在,不可避免的。(2)突发性。自然状态的变异性往往造成人们始料不及的结果,市场的千变万化常常令人难以捉摸,而生产经营者对信息掌握不充分,更助长了风险发生的突发性与随机性。(3)不对称性。在通常情况下,高风险是与高收益相对称的。然而,农业并非如此。作为弱质产业,农业风险带来的后果往往是难以弥补的,市场本身并没有提供相应的补偿机制。(4)不确定性。农业受自然力的控制,自然界又是变化多端的,远远超出了目前人类社会的预测和控制能力。所以农业生产尤其是农作物生产,更具有不确定性。

就中国的国情而言,所谓农业风险,就是指在农业生产和经营的过程中,资源条件、自然环境、市场环境、政策环境以及农业内部等不利因素的影响,对农业生产、农民增收和中国农业竞争力带来的危害。

(二)中国农业面临的风险

当前,我国农业风险主要来源于如下三个方面:

1、资源风险。此处的“资源”,特指农业自然资源,它是人类自然条件中摄取前用于人类生产和生活所必需的各种自然组成成分,主要有土地、土壤、水、森林、草地、湿地、海域、原生动植物,微生物等。资源风险,则是指农业资源的有限性与社会索取资源的无限性之间的矛盾,给农产品的安全供给带来的危害。农业是一个资源密集型的产业。各种资源的存在和有效供给,是农业安全的前提,我国农业资源的现状不容乐观,且资源风险还有进一步加剧的危险。

1)人均耕地不足,我国的耕地总量可观,达到19.24亿亩。按全国(大陆)总人口(12.66亿人)计算,人均占有耕地1.52亩,按农村总人口(8.07亿人)计算,人均占有耕地2.38亩,按农村劳动力(3.5亿)计算,人均占有耕地5.5亩。同世界各国相比,我国人均占用的耕地少的可怜。到2000年底,我国人均耕地只占世界人均耕的45%,全国约30%666个)的县(市),人均耕地低于联合国粮农组织确定的0.86亩的警戒线。其中近70%463个)的县(市),人均耕地低于0.5亩。“用占世界7%的土地养活了占世界22%的人口”,此话一方面说明了我国农业取得的惊人成绩,另一方面也反映出我国人口与耕地之间矛盾的尖锐程度。

我国的耕地不仅数量少,而且质量差。三分之二的耕地分布在山地、丘陵和高原地区,有灌溉设施、旱涝保收的耕地不足40%,干旱地区耕地的40%受水土流失,荒漠化的侵蚀,质量严重退化。另一方面,土地的贫脊化问题不可小看。进入20世纪90年代以来,我国有20.6%的耕地有机质养分不足、缺氮、磷、钾的耕地分别占24.6%50.8%13.8%。现有的耕地,三分之二是中低产田,与高产地相比,产量要低40%,有的甚至低一半以上。

耕地风险反映在现实生活中,就是农产品供给尤其是粮食供给的安全问题。据联合国人口基金会预计,我国到2030年人口将至16亿,按年人均用粮400公斤(小康),450公斤(中等),500公斤(富裕)水平计算,203016亿人口则需6400亿公斤,7200亿公斤、8000亿公斤;从实际出发,到2030年中国人民的生活水平应达到小康?中等水平,需要有6.47.2亿吨粮食,即需从目前的4.9亿吨净增粮食1.52.3亿吨,也就是到2030年要比目前的单产水平提高55%以上。目前,我国粮食生产水平基数已很高,在现在农业科技水平上,单产增长举步维难。所以耕地紧缺,将长期困扰着我国农业的发展。

2)水资源短缺。按年降雨量计,我国年降水量居世界第三位,全国水资源总量居世界第六位。但是由于我国人口众多、幅员辽阔,按人品和耕地平均计算的年径流量都不高。我国人均水资源量只相当于世界人均水资源占有量的1/4,居世界第110位,单位耕地面积占有水资源量则为世界平均水平的80%,远低于印度尼西亚、巴西、加拿大、日本等国。

3)农业生态恶化。过去,在推进农业现代化的过程中,出现了消耗大量非再生资源又产生大量废弃物,农药残毒等生态环境问题,造成农业生态的日益恶化,威胁着农业经济的可持续发展。目前,我国水、空气、噪声、垃圾污染突出。全国七大水利三分之一以上的河段达不到使用功能要求,近一半的城市河段污染严重,大部分湖泊富营养化突出,近岸海域污染呈加重趋势。全国生态恶化的趋势未得到有效遏制,水土流失面积已达36700万公顷,其中耕地的水土流失面积达45.4万公顷;荒漠化土地面积26200万公顷,沙化的耕地面积也已达到256万公顷,盐渍化耕地超过800万人公顷。

2、自然风险。自然风险,是指恶劣的自然环境对农业生产造成的损害。由于自然因素的不可控制性,不可抗拒性,自然条件的差异性及其变化的频繁性,可能造成农业生产地区、季节、年度之间的巨大反应,给农业造成不可估量的风险。

资料表明,我国农业抵御自然灾害的能力正在下降,受灾面正逐步扩大。1975-1979年,我国农作物受灾面积66705万亩,成灾面积23092万亩,成灾率为34.6%1980-1984年,受灾面积55220万亩,成灾面积34540万亩,成灾率为49.8%1990-1997年,受灾面积74002万亩,成灾面积37465万亩,成灾率为51%(《当前我国农业重大问题研究》课题组,1999)。

3、市场风险。市场风险,是指农产品供求失衡导致的价格波动和价值实现的困难。近年来,我国农业市场风险增加,已影响到农民收入的增长。1996-2000年,我国农民人均收入增幅分别为9%4.6%4.3%3.8%2.0%,呈逐渐下降之势。农民收入增长减缓已经制约了我国经济的快速增长和城乡经济的协调发展,成为影响国民经济全局的突出问题。

随着我国进入世贸组织“大家庭”,我国的农业市场风险更加严重。尽管入世增加了我国农产品的市场空间,但也有可能使我们的市场舞台变小。当前我国农业所面临的所有市风险,集中在一起,就农产品竞争力低。农产品竞争力的影响因素主要有农产品市场价格、农产品质量,农业生产和农产品名销售的组织程度等。我国农业面临的市场风险有:小生产不适应大市场;数量农业不适应买方市场;种植业产品高成本缺乏竞争力。

二、高科技农业是防范农业风险的关键

(一)高科技农业的内函

高科技农业,就是将高科技术融入到产品生产经营全过程中的现代农业。农业“高技术”是以农业科学的最新成就为基础,处于当代农业科学前沿的,建立在综合科学研究基础之上的技术(罗剑朝,侯军歧,1999),它具有高效益、高智力、高投入、高竞争、高风险、高潜能等特点。可以称为农业的“技术革命”;农业“新技术”是原有技术在时间、空间和形式上创新和发展,或者说是在一定范围内初次出现的技术(熊启泉,2001),它具有相对先进性,市场容量大,经济效益好等特征,可以称为农业的“技术革新”。“高技术”主要包括农业生物技术、农业信息技术、设施农业技术、节水农业技术、绿色农业技术、农产品加工技术等;“新技术”主要包括农业机械化、化肥的合理使用、塑料的应用等技术。

(二)高科技农业是化解农业风险的关键

农业发展的推动力量主要来源于三个方面:投入的增加(包括土地投入、资本投入劳动投入)、制度的变革、科技的进步。随着社会的发展技术对农业发展作用日益增大。当前,科技对农业增长的贡献份额,发达国家达到70%-80%,我国也达到42%,农业科技进步已成为农业和农村经济发展的主要推动力。高科技农业在化解农业风险中的关键性作用,主要表现在:

1、高科技农业是解决农业资源短缺问题的关键。资源短缺尤其是耕地紧张,是我国农业发展的一大制约因素。高科技农业,可以突破资源瓶颈,实际高科技与紧缺资源有效替换。从农业科技革命对农业的影响看,高科技的运用,在很大程度上超越了资源对农业的限制。由于科技的作用,英国由20世纪上半叶的农产品进口国,到80年代开始转变为的出口国,以色列的人均耕地很少,但在建国后短短几十年的时间里,他们就使农业产量提高了12倍,一个农民能生产出92个人的食物。我们可以利用农业高新技术培育出农业“新品种”,创造出“新物种”;不仅提高现在土地的生产率,而且把以前不可能使用的土地改造为良田;运用高科技发展“三色农业”即绿色农业、白色农业(如微生物、基因工程等)和蓝色农业(海上养殖),从“二维农业”(植物、动物)转向“三维农业”(植物、动物、微生物),开拓农业新领域。

2、高科技农业是解决农产品安全供给问题的关键。回顾人类社会的发展史,可以清楚地看到,正是科学技术帮助我们解决了“吃饭”这个大问题。建国50年来,有几大技术为我国农业大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申茂和,2001):高秆变矮秆,化学工业技术的发展,耕作制度的变革、良种培育与杂种优势的作用、节水农业技术的推广应用,有效地推动了农业和农村经济的发展,保证了粮食安全和农产品的有效供给。“九五”期间,我国以“丰收计划”为龙头的农业技术推广,增产粮食420亿公斤,皮棉12亿公斤、果菜30亿公斤;增产庇产品12亿公斤、水产品8亿公斤;共新增产值700多亿元。

3、高科技农业是解决农业可持续发展问题的关键。高科技农业的解决了以上两大难题之后,就大大缓解了生存和发展对生态环境所造成的压力,有利于农业的可持续发展。同时高科技农业本身是解决当前的农业生态问题的最重要手段。例如,高效、低毒、低残留、具有选择性的新农药,可以增加食物的安全系数,将生物技术用于生产抗虫害、抗除草剂作物,能减少杀虫剂的用量,降低杀虫剂及其残留物对食物链、水体造成污染,从而有利于保护生态环境。

4、高科技产业是解决农民收入问题的关键。我国收入水平低,收入增幅逐年下降,农业科技落后是最主要的原因。科技落后直接导致了农业结构调整滞后,劳动生产率低、农产品的加工率和增值率不高。以农业结构调整为例。高层次的调整就是把品种调新、品质调优、品牌调强,调整的思路是:“开发市场,研究生产加工技术,建设基地,龙头带动,整体效应。”而贯穿始终的应该是科技,用高科技与市场对接,就能化解市场风险,收入得到稳定增加。

5、高科技农业是提高农产品竞争力的关键。同国际水平相比,我国的农业存在着很大差距。我国的农业劳动生产率远远落后于发达国家。90年代,我国农业劳动生产义为422国际美元,世界平均水平为1080国际美元,是中国的2.55倍,以色列、法国、加拿大、美国分别中国的39.52倍、62.39倍、101.49倍、122.18倍(牛若峰,2000),农产品质量差,农业效益低,是我国农业的又一个突出问题。所以这些问题,都与农业科技落后直接相关。解决的途径,就是发展高科技农业。其实,我国农民、农产品参与的竞争,就是高科技和科技含量上的竞争。发达国家的经验告诉我们,不发展高科技农业,就难抢占战略竞争的制高点。在发展高科技农业方面,我们还可以充分利用“后发优势”走捷径。

 

相关新闻
  • 发展高科技农业是防范农业风险的根本途径

欲浏览最佳效果 建议你使用IE6.0版本以上的浏览器 屏幕设置为1024*768
版权所有: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网络信息中心